引领亚洲“共享时代”—中国铁路“见证”亚洲命运共同体!

 作者: 王灵航  时间:2020-01-08 【字体:

中缅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工程中缅国际通道大理至临沧铁路进入全面冲刺阶段。

如果说,风驰电掣的高铁让中国铁路进入“高铁时代”,那么绵延千里的中缅铁路,则以一次文明之旅,引领亚洲进入“共享时代”。

中缅铁路“排头兵”

北起大理,经巍山县,跨越澜沧江,经云县,到达临沧市的大理至临沧铁路全长约202公里,为国铁Ⅰ级单线电气化铁路,旅客列车速度目标值为160公里每小时。建成通车后,云南临沧市将迎来历史上首条铁路,滇西交通网络也将进一步完善。大临铁路作为中缅国际通道的“排头兵”,是亚洲命运共同体设想的实物载体和首班列车,为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战略规划和影响辐射带来了福音。

勇斩施工拦路虎

就在大临铁路进入全面冲刺阶段的关键时刻,虎牌娱乐施工的六标段在临沧市突破复杂地质隧道施工,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临沧市地处澜沧江断裂带和南汀河断裂带挟持地段,境内高山深谷纵横,地势险峻,花岗岩蚀变带密布,围岩变化快,地形起伏剧烈,地形条件复杂,地质情况异常复杂,该标段80%以上都是隧道。

新民隧道是典型之一。它全长8287米,差不多是华山高度的4倍;三线大跨断面954米,水文地质环境复杂,经历多期构造变动与岩浆活动,变质作用强烈,形成复杂的花岗岩蚀变岩体,为全国所罕见地质,隧道穿越花岗岩蚀变地层时,围岩软弱不均、极易发生急剧变形、塌方、突水等诸多的工程地质问题,安全风险极高。

为了解决复杂地质带来的系列问题,项目部经过多次测试和现场勘查,不断总结经验,针对花岗岩蚀变带地质,利用R51N自进式螺旋管棚作为超前支护等施工方法。自进式锚杆具有钻、注、锚一体化的功能,是一种先进的锚固体系,解决了大管棚施工时的塌孔问题,能够保证复杂地质条件下的注浆效果。在抗弯、抗剪强度和表面粘结等方面明显优于截面相同的常规砂浆锚杆,可以任意切割、连接、施加预应力和荷载释放,并可作注浆管使用,所需的机具设备、材料没有特殊要求,工艺简单,具有很大的应用价值。这种先进技术的应用既解决在破碎岩体中管棚的效率问题实现快速施工,也做到超前预注浆加固松散岩体,封堵地下水的效果,从而保证隧道施工安全,加快施工进度。

方案实施中,建设者针对花岗岩蚀变岩体围岩松裂崩解,引起变形侵限,导致频繁出现换拱的状况,采用钻进、注浆、锚固一体施工工艺,锚杆间采用工字钢连接,联合受力,抑制初支变形侵限,保证了施工进度。

力破隧道“水帘洞”

新民隧道还坐拥“水帘洞”。山区雨季长、降雨量大,新开的掌子面出水量巨大,洞上渗下的水如暴雨猛击,地下更是水集成河,深的地方已经漫过腰身,新民隧道每天最大的涌水量可供2万户人家一个月的用水量,在2019年7月12日,大量涌水再加上天公不作美暴雨肆虐,大量涌水更是加重了围岩破碎带的危害。

为了突破难题,建设者采用了瞬变电磁探测技术,不仅对掌子面前方富水区进行预判,还可以根据前方围岩探测的电阻率值结合TSP资料进行分析蚀变带发育情况,提前对富水区施作泄水孔,防止蚀变体涌出。

再克洞内“毒气关”

洞内也面临着毒气的难关。有毒有害气体如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等“困”在岩层里,一旦施工中戳破了这些有毒气球,毒气就会爆发出来;除了这些自然有害气体外,还有人造有害气体,新民隧道斜井转入正洞临沧端后,先是上坡然后开始下坡,洞内污浊空气被困在边坡点位置,洞内污浊空气流动性严重受阻,机械设备生产的废气在深邃的隧道里排不出去,且洞内通风采用普通通风方式,效果不佳;掌子面温度平均在39℃,二衬台车位置温度最高达41℃,隧道作业施工时形成的粉尘颗粒在隧道里形成了人为的霾,可见度仅在2米之内。开工以来由于洞内环境问题项目施工一度陷入停滞。

无法借鉴的隧道模板,无法预料的困难,每一步都是探索。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项目部在斜井大里程专门配置了大功率抽风机、接力风机及接力风房、射流风机以及采用风阻率小的螺旋风筒,加快隧道内空气循环速度,提高空气质量,降低洞内环境温度;同时,采用喷雾降尘,把有毒气体进一步稀释,待检测达到标准后,方组织进行施工。

丰富项目“家”文化

“地险路狭、人马难行”和“对面声相闻、见面走半天”的苦涩,是对大临铁路施工道路最好的诠释。

其中有名的地势如老虎岩,之所以被称为老虎岩,听当地人说,因为此处山地地势险峻,事故多,每次路过,就好像在老虎嘴里求生一般。项目部驾龄20几年的老司机开了一次车到山里后,就辞职不干了。后来修了便道才拔掉了“老虎”的牙齿。但诸如此类的山地太多,足足有几十公里。

平坦无奇的道路不是建设者的故乡,只有那未曾通达的地方才是铁建人的归宿。在高强度的工期和施工难度的压力下,项目部的90后竟然有70多位,是什么留住这群年轻的“雏鹰”呢?

工作环境是在大山里面,娱乐项目十分有限,在工地待久了都会感觉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年轻人宗虹就说:“我跟老妈视频聊天,老妈都说我变成野人了”,虽然他是笑着说的,但谁不希望父母看到自己工作轻松的画面呢?

台球、篮球、羽毛球、自建的池塘成了大家为数不多的依靠,王明荣望着项目驻地旁边的池塘说道:“这是我们南方人在云南山里的最爱,2017年4月份挖了池塘,利用山里的洪水灌入,自己种上鱼苗,养些鸡鸭,工作闲时就可以在池塘边钓鱼了,鸡已经长大了,我们还没有去钓过鱼。”

工区驻地曾多次被山洪淹没,水沟被堵,给项目部的生活以及工作带来诸多不便,公司总经理喻文杰同志带着年轻人亲自动手做好排洪设施、提高地基,至此之后工区这也没有被淹过,喻文杰开玩笑说:“全国最难的隧道施工技术在这里你们学到了,养鱼技术也学的不错,现在连防洪和房屋筑基也学会了,有点老铁道兵的意思了。”

开工建设以来,在业主、设计、监理等单位的共同努力下,由中铁二十四局有限集团施工的大临铁路六标段在世界罕有的地质条件下,一路披荆斩棘,攻坚克难,为大临铁路如期建成通车创造了条件,为亚洲经济、文化交流提供了载体和便利,正如项目负责人说的那样,我们正在让中国铁路“见证”亚洲命运共同体!